快捷搜索:

年幼的李林当然不知道姨妈为何一直未嫁

“诶!好!”李林抱起李洁的身子,便往外走去,一旁焕儿很是不乐意道:“你这个孩子,这么大了还缠着你爹爹,真是野,老老实实在再加带着,在过几年就要嫁人了,还安不下心来!”
 
    “呜!”李洁小嘴一撅,趴在了李林的肩膀上,李林笑嘻嘻的说道:“嘿嘿,你这死丫头,你娘说的不对吗,不过吧……这也难怪,谁让你娘就是一个野性难寻的人呢?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蹋蹋焕儿一听,气鼓鼓的一跺脚,瞪了一眼李林,李林笑着对一旁说道:“叫来几个公子,今天正好事情不多,跟着我一同出去走走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嘿嘿!爹爹你看,你看,池塘里有鱼,有鱼!”
 
    “爹爹!爹爹!我要那个,那个!”
 
    “爹爹!我也要,我也要!”
 
    出了门来,李林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极大的错误,自己带着几个孩子出门玩,李平和夏侯霸,还有一只跟着自己的太史亨还好,年岁毕竟大一点,不用自己怎么管,而李虎呢,男孩子,就喜欢跟着大哥哥一起玩,所以都是三个小子走到哪里,都带着他,最让李林头疼,就是这话唠李杰,还有看到啥都新奇的,也是年龄最小的李晨了,李林本来就是想散散心,结果呢,是败几个孩子东拉西扯的,买这个买那个。
 
    不过这许昌城,有几个人不认识李林这个辽侯的,知道李林隋和,所以看到李林也都是躬身一拜,叫声“辽侯!”即可,李林点头示意,要买啥东西,就算是你百般的推辞,李林也是不会不给,定然会把钱补上。
 
    李林身边并没有跟着随从,这李平,夏侯霸,太史亨,现在可都算是护卫营的人了,在李林身边,他们不仅是子嗣,也是护卫,但是跟弟弟妹妹不一样,他们是不愿意在这市井之地瞎逛散心的,这个年纪的孩子,正是心野的时候,平时的时候,当然都是要读书,或是练武,而今天李林忽然格外开恩,竟然让他们出门了,所以兄弟几个一商量,李平犹犹豫豫的走了过来,跟李林道:“爹爹!我和夏侯霸几个出城好不好?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:“呵呵!出城想干嘛?”
 
    李平挠挠头,一看夏侯霸道:“那小子说在家里总是步战,没劲,想要道城外去,在马上跟孩儿对上一场!”
 
    李林疑惑道:“你们想去,直接去营里面不行吗?”
 
    夏侯霸抢话道:“义父,营里面的校场地势太平,没啥地形,所以想去外面,在野外马战,那才够劲!”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道:“你这个小子,就喜欢刺激!”随即李林一点头,道:“好!去城外!”说着,李林想着虚空一笔画,当然不用多说,是对暗中的护卫营将士下令,李林出门,表面上没有兵将跟随,但是这暗中的护卫当然不少,更别说还是在这许昌城里了。
 
    到了城门口,城门令已经备好几匹马,还有一亮马车,看到李林带着孩子够来,城门令立即上前,拱手道:“主公,一切已经准备妥当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不用准备什么,就是几个小娃要出城玩玩,不用跟着人,就我们几个就行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李林的安全,自然不用他一个城门令惦记,所以城门令很干脆的看着李林坐着马车,李平几个人骑马跟着出去,而不一会,便有近百人跟跟着出了城,城门令就在一旁观瞧,不用说都是护卫营的将士。
 
    “嘿嘿!来吧!”看到了一个差不多的地方,有坡,有林的,夏侯霸小心的对李平和太史亨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也要,我也要!”其实才刚刚学会骑马没多久的李虎着急的喊道。
 
    李平笑道:“二弟,你还小!”
刻就是他们这个年纪啊!”
 
    看着在玩耍的孩子,让李林不禁想起了自己,小的时候,家穷,父亲当兵,母亲大功,自己由姥姥来带,四岁的时候姥姥死了,而李林那么小的年纪,当然不知道什么是死,看着姥姥在那里安详的躺着,还以为是姥姥睡着了,姥姥在临死之前的痛苦,让李林看到姥姥这样的安详之后,很是开心,还笑了笑,指了指躺在炕上的姥姥。
 
    后来李林又被自己的姨妈带着,姨妈的命运很惨,年幼的李林当然不知道姨妈为何一直未嫁,一直带着李林,到了李林上初中了,虽然李林的父亲已经转业,有了固定的工作,家里的收入也一点一点好了,但是李林还是喜欢跟着姨妈呆在一起,逐渐长大的李林,也终于知道,姨妈为何那么的喜欢自己,为何一直到了四十几岁还没有家人,原来姨妈以前是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,甚至是怀对方的孩子,但是就因为出身的门第,对方是一个大家族的公子,而我们家呢?只是一个贫穷的不能在贫穷的家罢了,所以姨妈被抛弃了,孩子也流产了,所以姨妈一直都没有嫁人,但是自从李林到了姨妈的身边之后,姨妈就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,但是就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,姨妈因为一场大病,李林知道,姨妈都是因为那个男人,那个大家族的男人,流产之后便有了病根,而后又是一直郁郁寡欢,知道最后声明的尽头,当李林知道一切事情的真想之后,对于失去这个比自己的亲生母亲还要亲的女人,李林大哭了一场,哭的差一代就晕了过去,但是从那以后,李林就深深的记恨这那个大家族,甚至是所有的有钱的大家族,这也就是李林到了这个时代,那样的痛恨大世家的最主要的原因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啊!爹爹!”忽然一声欺凌的叫声惊动了李林,李林一阵,二话不说,从地上窜了起来就飞奔过去,那是洁儿的声音,自己听的出来。
 
    本身就距离不远,十几秒钟之后,李林就到了洁儿的身边,焦急的说道:“怎么了?”
 
    只看李洁立即拉着李晨依在了李林的身边,拉着李林的衣衫,指着不远处一物,喊道:“爹爹,爹爹,洁儿怕!洁儿怕!”
 
    李林一看,不免笑了出来,原来远处正是一个水牛在看着这边,估计是这水牛在睡下忽然露出了脑袋,而李洁呢?长这么大,都是一直在府内娇生惯养的,哪里见过这水牛啊?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东西,着实把李洁吓了一跳,而再看李晨呢?这个小子可是有些胆子,对于世界还充满好奇的他,一边啃着小手指,一边好奇的与对面的水牛对视着,根本就一点不害怕这么一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“怪物”……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