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李林发现那五个人之后,可是封锁了城池

此时方方以机构赶到,林刀一击刺出,正中前人的心口,后面那人一击打在了李林的胸口上,一看方方过来,便知道大事不好,一个大跳,竟然窜起了两米高,一下子就冲出了周围的包围圈,一共就五个人,护卫营就出来十几个,所以说是包围圈,但是一点也不密集。
 
    “啊!”只看逃跑那人窜出去了是窜出去了,但是还没有跑上十步,只看暗中一支箭矢激射而出,直接穿胸而过,正中心脏,那人惨叫一声,倒在了地上,而方方那边,林刀一把,那人僵直的身体一颤,倒了下去,死时候的动作还是拳头挥出的样子。
 
    一看二人已经死了的,方方立即跪倒在地,喊道:“末将保护主公不利,导致主公受险,还望主公降罪!”
 
    李林则是一手揉着胸口,一手晃着拳头,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那人,没好气道:“哼!你还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啊!举着拳头就敢来杀我!”
 
    “主公恕罪!”一旁的所有护卫纷纷跪倒在地请罪,就凭刚才他们竟然让二人挣脱,向李林攻击而来,就是死罪。
 
    “行了!行了!”李林摆摆手,道:“我没事,你们都起来吧,别跪着了!赶紧把事情料理了!”幸好李林没啥脾气,反正自己就是受了一拳,估计是有些淤青了,但是这还算是伤?
 
    众护卫立即说道:“多谢主公!”说着,便起身,赶紧处理街道上的尸体。
 
    李林疑惑的看着躺在地上那人的尸体,疑惑道:“这个……这俩货怎么这么厉害,竟然还挣脱了绳索了?”
 
    方方赶紧谢罪道:“末将无能,只是将他们捆绑,没想到他们竟然还会用脱臼之法,挣脱了绳索,这才让主公受惊了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点点头,说道:“哦……怪不得这个小子就能够挥起一个拳头,我还纳闷呢?”
 
    原来这俩人就是将自己的一条手臂自己弄脱臼,绑在身上的绳索一松,自然就可以挣脱,李林看着地上的尸体,有缓缓抬起头没看着天上的夜空,缓缓说道:“呵呵,竟然有人来刺杀我,到底是谁的人呢?哼!千万别让我抓到你!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下令道:“方方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
 
    “不要打草惊蛇,也不要惊动百姓,派人在暗中观察,今天我在这大街上就杀了五个人,他们五个人的同伙定然有些动作,或者是会秘密的潜处城去,要仔细观察,有任何动向,立即抓人,宁可抓错,勿要放过!”李林眯着眼睛,倒是有一些奸雄的样子,吩咐着方方。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要说这李林是英雄,枭雄,还是奸雄,李林想说,他三种都不是,李林就是一个在这乱世之中,想要得到安宁的一个人普通人,他可以使你,可以使我,可以是任何人,李林的心里有着所有人都会有的毛病,更加是没有过人的武艺,近妖的智谋,李林所想的,就是所有的百姓所想,但是就因为这样,李林在手握大权这是,才回真正的知道百姓最需要的是什么,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,才回还真正的去帮助百姓…………
 
    辽侯抓住刺客,当街杀人的事情,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合许昌城,大小官员震动,虽然李林压根就不想声张这样的事情,但是李林什么身份,他随意的一个小举动,就可以掀起轩然大波,第二天,在众人知道消息以后,城内的官员赶紧派人来问候,邴原更是直接赶了过来看个清楚。
 
    “诶……这是这个时代没有狗仔队啥的啊,自己这么点个事,说不定今天就会上各大头条,随后就是各种的新闻报纸,杂志,八卦小报都是老子的风光世纪啊!”李林处理这些前来询问的大小官员,将军,就处理了一小上午,也难免郁闷的念叨着。
 
    而一天的世间,这个事情就传遍了整个中原,同时,也传到了一个人的耳朵里,还能是谁,就是这五个人真正的主子,貂蝉。
 
    “王妃殿下,我们派往许昌的人员之中,五个好手在昨夜全部被李林发现,并且诛杀!”就在长安城外,刘和的大军已经赶到了长安城,几股大军合一,声势壮烈无比,攻城的第一天,虽然靠着高大的城墙,深广的护城河,袁尚带领大军算是守住了长安城,但是也已经感受到了刘和的赵军的厉害,自己的不敌,而入夜,就在刘和的王帐之中,随行的王妃貂蝉刚刚侍候着刘和睡下,便是接到了自己最为宠信的暗刺营的回报。
 
    “什么!”貂蝉也是惊讶无比,这许昌是话了多少的时间,暗刺的人才安插了了进去,这才多久啊,就损失了五个好手,貂蝉叱问道:“怎么回事?可是露出了什么马脚?可泄露了秘密?”
 
    回报那人一身黑衣,低头说道:“秘密倒是没有泄露,乃是李林带着家中子嗣出城,我方人马本想追踪打探,没想到被李林暗中的护卫发现,捉拿无人全部宁死不屈,全部被李林诛杀,没有泄话一样,心不狠的人,是无法手握大权的,当年的吕布,后来的袁绍,都有这样的弊病,但是同样的,你的人马对你真正这样的忠心的,也就是那一小支的部队,指挥大军,没有情,如何能够让那个所有的人马信服,崇敬,这也是李林御兵之道,看似亮相矛盾,但是一个乃是在人前要有感情,在人后要心狠,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要具备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黑衣人接茬说道:“许昌剩余的人马询问王妃殿下,是否从许昌撤出!”
 
    貂蝉眼珠子一转,没好气的说道:“哼!,从许昌撤出来,那不是等着李林去抓吗?李林发现那五个人之后,可是封锁了城池,上下彻查?”
 
    黑衣人摇摇头,道:“并没有!”
 
    貂蝉点点头,眯着眼睛道:“那就是了,那李林当然是已经暗中布下大网,等着他杀了的那五个人的同伙有异动呢,哼!告诉许昌的所有暗刺,立即停止所有行动,该是什么身份,就是什么身份,没有我的命令,擅自行动者,杀!”
 
    黑衣人立即拱手道:“诺!”
 
    “爱妃…………”黑衣人话音刚落,忽然一声轻响传来,貂蝉立即起身,声音跟刚才跟黑衣人说话的音调完全不一样了,魅色无比,脆声道:“王,臣妾在呢!”说着,在背后摆了摆手,其实压根不用貂蝉这个动作,在声音传来的同时,黑衣人便已经动了,几秒之后,便消失在了这里。
 
    一看,缓缓走来一人,不是别人,正是刘和,迷糊的样子,一看就是刚刚醒来,貂蝉赶紧迎了过去,刘和缓缓说道:“嘿!爱妃,你怎么在这啊,孤一起来,一看身旁没人,可是把孤下了一跳啊!”
 
    貂蝉一下子扶住了刘和的胳膊,媚眼如丝,说道:“臣妾就是知道王可能会晚上起来,所以起身吩咐了下人诶孤王准备王最喜欢喝的汤,臣妾害怕往回在也起醒来感觉腹中饥饿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